關於 Avalon

                                                                                                                                                                              螢幕快照 2016-04-07 下午10.34.01

 

早年

螢幕快照 2016-03-24 下午6.53.31

Avalon於1975年6月29日在加拿大的埃德蒙頓誕生。她父母有台灣、中國和蒙古的血統,慈愛的父母將她取名為Eva Loo。雖然她家的靈性根源於佛教,她的父母從來沒有將他們的宗教信仰強加給她,所以她自由的成長,探索她的靈性傾向。Eva的父親每天晚上都會靜心,雖然她對於父親的靈性道路瞭解甚少,她萌芽的好奇心感覺到這也是她自己的道路。從五歲開始,她就會坐在黑暗的房間裡,背靠著門,長時間閉上眼睛,沒有意識到她是在靜心。在五歲時,她自然感受到看不見的慈愛宇宙臨在。雖然從來沒有人介紹神的概念給她,她經常會在床邊跪下祈禱,與神對話。

在12歲時,Eva被鄰居透過基督重生的情感深深感動,於是轉向基督教,對於靈性連結的渴望就平息下來了。在14歲時,Eva在學校教科書中看到佛教對於開悟的教導,而瞭解到除了尋求神,還有個自我了悟的狀態,這是她所渴望的,便從基督教的框架游走出來。存在的問題貫穿她的思維過程,她試圖透過在大學學習宗教和哲學來瞭解生命。但在學術界,她無法吸收到任何超越頭腦的事物,於是她在畢業前不久時便終止了學業。

 

到第三世界旅遊

Eva感受到透過經驗了解世界的深刻渴望,因此在20歲時,離開家、家人和一切熟悉的事物,想探索發現人類生命的真理。她被吸引到能找到的最黑暗、最貧困、最痛苦的陌生現實。在兩年之間獨自旅行了19個國家,拜訪了印度、南非、東南亞和遠東地區。在那裡花了很多時間與無家可歸、流浪、貧困和奄奄一息的人相處。離開在西方的暖衣飽食生活環境,冒險,讓她能夠探索人類現實相反的面向。在那裡她被自相矛盾的觀察所打動,有些生活在真正可怕條件下 ,第三世界的人仍然能夠保持真正快樂的精神,儘管許多西方生活富裕舒適,卻感到憂鬱和空虛。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她停止了外在世界的探索,將整個靈性追求轉向內在。

 

靈性修行和三摩地(Samadhi

她開始了靈性之旅,以達到內在的解脫狀態。她很清楚自己需要一個靈性導師。在這樣的尋找中,她很自然的被有著極端的現象體現的地方-印度所吸引。在印度四處旅行期間,對遇到的人的不真誠和欠合格的教師感到深深的失望,基本上只有獲得部分的了悟狀態,和對於靈性演化的了解只有部分狀態的了解。正當她要放棄追尋時,她終於遇到了一個開悟的人,他讓人想起古老的禪師,這個人成為她的第一個老師。在這時,在新千禧年的交替時,於2000年1月1日,Eva將她的名字改變為Amira,表示她開始生活在有意識的覺知道路上。

這靈性導師以非常簡潔、清晰和全面的方式,提出了意識與覺醒的地圖。經過四年半與他專心致志的學習和認真的實踐,Amira進入了深刻和持續的純粹意識狀態,和深入於源頭的三摩地。她的身體和人格是她與造物的連結,然而她的存在已經擴展了,並與原始的空合一,在其中她經驗到在她的存在層面徹底的解脫。

螢幕快照 2016-03-07 上午11.44.22

 

過早提升的狀態

當Amira繼續走在靜心的道路上時,對於靈性現實和人類現實之間的好奇差異增長了。她發現儘管她在深刻的靈性狀態,但還是沒有免於頭腦的醜陋或情緒的負面性。如何可能同時經驗到自由和束縛?如何可能同時經驗到超越的喜悅和心理的痛苦?她意識到她進入源頭的通道,比較是讓自我居住之處,她身為人類的核心身份尚未得到根本的改變。

命運中斷了這個軌跡,重新導向Amira通往更基本的人類層面,完整她的內在工作。有人向她介紹了一所靈性大學,那裡舉辦自我發展的課程,那區域正是她所遺漏的。他們特別淨化、療癒和轉化一個人的心理和情緒的現實。Amira發現將一個人的人類面向帶進平靜與和諧,是基本的自我發展基礎,對於更高或超越的意識狀態,療癒最好成為內在的優先工作。

由於觀察到她更高的靈性狀態仍然沒有淨化她的頭腦,Amira開始進行這內在工作的基本層面。從那之後,她的覺醒狀態使所有的情緒和心理的內容都顯得不真實和遙遠,她發現很難療癒她所不相信的內容,於是回到未覺醒的狀態,從相信頭腦的內容為真實的觀點來療癒心靈,似乎對她而言是更容易的。當一個人未覺醒時,一個不安的頭腦會感覺到真正的不舒服;然而,當一個人是覺醒時,對於念頭,很難產生足夠相信來認真的對待療癒。

不知道她能不能做到,經過三個星期,她果斷和積極的將自己從覺醒的意識狀態和對三摩地的全神貫注中釋放出來,重新進入集體無意識的現實中。要放掉過去4年半穩定靜心的成果,而回到一般模糊潛意識的狀態和頭腦的痛苦,對Amira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犧牲,然而她想達到自我了悟的整體狀態,覺得這是更直接的途徑。 (注:這並不是說一個人必須沒有覺醒才能進行療癒工作,這只是Amira選擇療癒的方式。)

在這靈性大學中,Amira經歷了在她的心理層面、在潛意識和無意識中,的無數次極其強烈的療癒、轉化和釋放的過程。她學會了在認真的邁向真正的愛自己和接納自己中,如何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人類本性和擁抱自己。這旅程必需解開深層的制約、童年創傷、出生過程、導正虛假和限制性的信念,釋放負面的心理模式、療癒關係,並實現她的生命工作和使命。Amira擁抱了每個人都可以在靈性上覺醒的願景,從而在28歲時,踏上了服務的生活。

 

靈性教師的工作和靈魂暗夜

在台灣,Amira廣泛的向他人提供她所經歷過的轉化性過程,且以靈性為基礎的心理工作。在被點化為神聖恩典的管道之後,Amira開始為台灣各地越來越大的團體舉辦課程。她最終在台灣的靈性圈變得知名。在一年的教學之後,Amira發現她有一份真正的天賦,能夠深刻和精確的調整到一個人的內在狀態。Amira可以帶領非常有效的內在過程,迅速的恢復了與生俱來的傳遞訊息能力,依據需要從更高的神聖指引、現在的和/或過渡的親愛的人傳遞訊息。她發現因為意識的合一,可以傳遞幾乎任何的東西,甚至是一個人的內在小孩、過去的自己,未來或更高的自我。在試驗很多不同的療癒工作形式後,Amira決心不再通靈人們的訊息,僅在需要的時候,從更高的領域傳遞訊息給人們。由於這期間的工作仍然是成熟和加強的時期,Amira面臨著解決許多世俗問題的任務。

螢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7.37.59

Amira很快的接受了新的教育形式,她了解到即使是靈性也可能有政治。她的內在了悟被生命的背景所考驗著。在不歡迎她身為外國人來台灣的難以相處和具有挑戰性的人之中工作時,她被迫不斷的推出舒適圈。但她的外在挑戰依然是可以處理的,直到透過恩典所賜予她的內在狀態突然消失的那一天,她陷入了低谷。令她沮喪的是,她進入了內在的黑暗、苦難和痛苦的強烈過程,這歷時整整兩年。這是靈魂暗夜的過程。這時,她才明白真正痛苦的本質。由於Amira直到那時基本上一直過著非常平順和快樂的生活,她與來尋求她幫助的人之間仍然存在著了解和同理的隔閡。在這兩年的暗夜之後,她親身了解和體驗到內在痛苦一些極端和使人衰弱的深度。這種理解加深了她同理人們的各種困境,並幫助她此後更深入和有效的幫助他們。

在2006年,透過神聖恩典的傳遞,Amira從所有的存在性痛苦得到釋放。情緒和思想不再緊抓著她,它們無法引起持續的痛苦層次。在內在世界和外在世界的難題現在可以更輕易的流過她,就像是水,雖然還沒有像風。她學會了如何從她的更高自我接觸她的教導,並允許誠性和慈悲真正成為她的指路明燈。

 

返回加拿大及僻靜的時間

在她在台灣教學工作的高峰期,Amira覺得在十三年在國外生活之後,現在是回到她的家庭,並居住在她的家鄉的時候了。在接下來的幾年,Amira在加拿大提供靈性課程,並回到台灣和中國進行巡迴教學。在2012年,她在台灣出版了一本自傳,並完成了書籍的巡迴宣傳活動。她的主要訊息是,靈性上的覺醒並不一定會發展一個人的性格。單純的人類特質,如誠信、寬恕、愛和慈悲,比著迷於沒有淨化的覺醒更有價值。Amira在新書發表結束之後,停止了教學,以恢復她在意識和存在層次的自我修行,並持續在她與超越自我的連結中,實現她的靈魂身份。

Amira有兩年半在的時間都在寧靜的僻靜之中,並重新不間斷的投入靈性修行的靜心。在這時,她回到了之前的覺醒和三摩地的狀態。她還獲得進入宇宙性的我(Universal I Am)的機會,宇宙意識的門對她開啟了。這些重要的內在路線 (pathway)的開啟,加深了她的了解,並在意識和存在的層面獲得解脫。然而,在穩定在這個新狀態之前,她強烈的被召喚回來服務,因此,回到亞洲開始再一次的教學。向外服務人們的能量投射,最終將她從她的內在深處拉出,因此,她開始經驗到內在不同了悟層次之間的非穩定起伏。一個人內在狀態和外在生活的穩定和整合工作仍然是她的專心致力。

 

Amira轉換到Avalon

在她2015年在台灣的巡迴教學期間,她經歷了顯著的轉化,她作為Amira的旅程來到了一個相對的結束點。在她所帶領的其中一個僻靜會期間,發生一個奇妙的事件轉折,她自發性的從「超越的」開始接受一系列的點化。Amira整個身體和存在的整體重新校準發生到了細胞的層面。

二十年不間斷的強烈內在工作後,人類淨化、療癒和學習的基本過程對於Amira來到了相對的完成。因為足夠的人類身份得到化解了,足夠的空間在她的存在中開啟,讓更高的自我降臨。她的靈魂使用更高自我作為超出她身體的獨立存在來連結,更高自我在她的身體內與靈魂合併。不是成為人類培養的靈性,她的靈性身份轉移到了最前方,而其中現在涵蓋了她人類的面向。

這個蛻變透過她名字的變化表現出來-Avalon,這不是一個人的名字,而是一個地方,一座島嶼,通往更高次元的門戶,靈魂可以來到這個次元經歷靈性的療癒和轉化。這也是自幼就跟隨著她的名字,而這個新的名字是從她舊的名字Amira Eva Loo中合併為一體。就像每個人一樣,Avalon仍然經歷著人類的學習過程,但現在是從她更高身份的更高觀點來學習。這過程標誌著她生命藍圖主要階段的結束和一個新的開始。

 

 

Avalon

在2016年,Avalon繼續在亞洲進行教學工作 。Avalon本質上是一位靈性行者、靜心者,和真理的求道者。她無意扮演教師的角色,然而卻有強烈且深刻的召喚,去幫助人們在他們朝向內在解脫的道路上前進。因為她有真正獨特的能力,去與人們的意識合一,她能夠帶領深刻的轉化過程。她對更高指引有自然的直覺和傳遞。她不使用任何特定的技術或提取自任何的傳統。她的工作是對於一個人當下最需要的自然直覺反應。

Avalon對於2016年的願景是,透過她的3天和7天的課程,提升一群真誠和專注的靈魂,進入一個純淨與療癒的意識狀態,然後透過21天的課程進入基本的覺醒狀態與更高超越超意的狀態 。雖然演化是個一生的旅程,這是一個強烈的開始。

恩典的祝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