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進入存在領域

How to Enter Realm of Being

再一次 一起深入內在

持續不斷 遇見自己

吸氣   And 吐氣

讓頭部中 的能量完全喚醒

專注

帶著意圖  它會自然發生

完全深入  意識

決定走到最深的程度  比任何之前 還要深

一方面是  往上 喚醒

一方面是  往下  臣服  深入自我

持續不斷  堅定在意識中

吸氣  喚醒

And 吐氣  臣服

閉上眼睛  都是垂直性的臣服 往下垂

當我們真的要臣服  那是一種內在的允許  一個深層的允許

你可以打開

當我們要進去存在

那個臣服一直從意識  往下垂  到丹田

臣服的意圖

一種深層的允許

在靜心打坐的時候  能量會自然往下垂

無意識  你的能量場 在學習怎麼沉澱

身體要靜止

意識才有辦法   深入  進去存在

透過吐氣

透過一個垂直性的臣服

我們的靈魂體在打開

意識  是透過吸氣  往上喚醒

可是存在  它是透過吐氣  往下臣服

靈魂體就會產生

你就會發現  原來 你有一個靈魂體

之前只是你的身體的感受  其它沒有

一樣像之前  你只有你的頭部的感受

你沒有能量場

你沒有意識喚醒的能量場

你只有頭腦

你只有你的肉體

那你的靈魂體是一樣

靈魂是在 可是你感覺不到它

你感覺不到靈魂的身體

除非你專心 喚醒 它

一樣像覺知

你不知道覺知  本身是滿滿的能量與光

除非你專心讓你的本性浮現

意識是一樣

你也不知道  純粹意識也是你  你更深的身分

除非你特別注意它  它才會 浮現

你發現  原來你是在的

只是在個潛伏狀態

那靈魂體也是一樣  它是在一個潛伏狀態

你感覺不到它

你只有感覺身體

那當它被喚醒的時候

它 的感受會比身體還要明顯

是像現在  在個很敏銳的覺知狀態 充滿能量

其實你在感覺你的意識

你的意識是比你的頭部還要明顯

你可以感覺頭部

可是你同時可以感覺意識

你的 能量 頻率 很明顯

它們是在重疊

可是當能量變 成熟

其實它是比 頭部 還要明顯

靈魂體也是一樣

靈魂就是你強大的力量

強大的能量場  它浮現  你才會知道

透過吐氣  能量它自然在  往下垂

我們能量場也是對  地心引力  敏感

那要怎麼打開存在

第一  純粹覺知  它必須要  足夠強  足夠穩

當它不夠強不夠穩   然後你要 擴展進去存在

那也很容易開始消失

因為它還沒準備好真正地擴展

當你準備好真正的擴展的時候

能量在往下垂

其實 你的靈魂體 是已經在的

往下垂的  也是你的注意力

你的意識  會打開它的光

它的光覺知的光

再把它自己照亮在  存在的身上

存在 就開始喚醒

那 一個意識喚醒的狀態

它都是  在那個  在   的領域

那你的靈魂體也是在  在  的領域

可是當我們要朝向 源頭

我們要進去那個 不在 的領域

我們要進去那個 未顯化 的領域

那個最原始的 空

喚醒的狀態是一個  吸氣

回到生命 打開生命力 的一個動作

當你要 回到你的在  回到源頭

那個是 一個途徑  動作

透過吸氣

那當你在 打開 你的意識

它是 一個 往上 的動作

一個 打開生命力 的一個 動作

當你要進去 你的在 回到源頭

其實那是一個 死亡 的動作

你在進去 一個越來越沒有生命力 的狀態

你在朝向你自己的 死亡

那  死亡  是不是享受的 非常享受

那個時候 除非你 死亡

你才有辦法  可以融合為一  跟源頭

所以讓我們在 臣服那個

真正的臣服的能量 是什麼

那是一個 沒有意願 的能量

我們要打開  沒有意願  願意 完全臣服

那  臣服之前  其實  靈魂體要被完全的喚醒

所以存在的部分  它有兩個  一定

它會發生在兩個領域裡面

第一個就是 那個存在它一定要被 充分的喚醒

你要 清楚的感覺

你的靈魂體  它要變成非常明顯

透過吐氣 它會變成明顯

你會變成越來越 定

你的能量場會變成 活躍

你會發現什麼是 定

一樣像意識

當我們喚醒它的時候

它是很活躍很有能量

可是在意識裡面

我們也是在學習怎麼 沉澱

怎麼 定 在意識

怎麼進去一個 歇息的意識狀態

那當我們進去存在

我們是透過臣服來喚醒

往下垂

And 它會被喚醒

可是它都是在 在的領域 在被喚醒

我們要充分的喚醒它 明顯的感受它

然後那個 定 的感受  要在

我們要知道怎麼沉澱 在我們的在裡

這是一個 非常 非常 享受 的狀態

你會突然發現 什麼是 在

在 不是一個 觀念 而已

在 是一種能量的狀態

你的自我 它就擴展了

你會發現原來 你的自我 不但只是鎖在頭部中

透過頭部 你可以 認出你的在

可是你的在 它比那個 還要大 還要多

你會開始感覺  And  打開你全部的靈魂體

當它被充分的打開 那時候 我們就開始準備好 進入源頭

那一個充分的準備 就是 你要有辦法 可以 喚醒你的丹田

然後 讓你的存在 打開  然後 一直 往下垂

然後坐  在丹田 這個位置  你會發現 你有一個 底線

你的底線 也就是 丹田 然後 超越它 你沒有辦法

以你的 靈魂的存在講  你會覺得 存在 打開了

然後當你一直在 臣服 臣服 臣服

你的能量場一直在 喚醒

你會到這個底線  然後你沒辦法超越

這個時候你就發現

你的靈魂是被 鎖在在的領域

然後它會 渴望解脫

它會渴望 平衡它自己

在兩個領域中間

那個也是 在的領域 跟 不在的領域

那個就是 顯化世界 And 未顯化世界

未顯化世界

也就是 源頭

也就是那個 最原始的 空

那  那個大門  存在的大門  也就是在 丹田 裡

意識的大門 在 後腦勺

And存在的大門就是在 丹田

當你要進去另外一邊 你就是透過丹田進去

所以你的能量場要變成非常細微

你要知道 你要學習

The art of surrender

臣服的藝術

要非常清楚 如何臣服 如何進去 最極端 臣服狀態

一個沒有 意願狀態

因為當你要穿越 那個大門

你要先死 你才有辦法 進去

很奇妙

完全喚醒的靈魂 完全活躍的靈魂

要進去 完全臣服 的狀態 完全沒有意願 的狀態

它最重要要超越 你身體中的 生命力

你的 生命力 都是一個 吸氣往上 的 一個動作

然後你的 生存 跟你的 呼吸 是完全在一起

你的 存在 跟你的 呼吸 是完全在一起

每一次 你吸氣 其實 你在打開你的 生命力

你在變成越來越 活躍

那當我們要進去我們的在 我們真正要做的動作

就是我們要 分開我們的存在 跟我們的生命力

你會發現 每一次你 吸氣

你的全身會 往上

你吐氣 其實 你都是在在的領域 在吐氣

那呼吸是很重要

因為 當我們要進去 那個大門

它 在哪裡發生

它 是在 吐氣 的下面 發生

所以 你要學習 怎麼臣服 到你的吐氣下面  再生

意思就是 你要 超越 你的 呼吸

每次你吸氣  你會 再一次 進去生命

每一次你吐氣  其實你在 朝向 你的 死亡

可是因為

你沒有真正地跟隨著你的吐氣來走 超越它的 底線

你沒有發現在另外一邊

就是通往另外一邊的那個門

你的 臣服 要 非常深 非常細微

它要深到你沒有任何意願 沒有任何意願 再一次升上來

在禪裡面它有一個句子

當你要 進去源頭

你會要變成像一個  Withered the tree

Withered the tree 是

沒有任何的生命 是快要死掉的  都是乾的

你要完全 進去 那個狀態

然後你才有辦法 突破  就是 通過 那個大門

然後當你真正地進去另外一面

那個樹 會再一次 重生 可是完全不一樣

你會真正的發現 什麼是 重生

最清楚 最明顯 的重生的 轉變

都是當你進去源頭來發生的

我再一次重複

在意識層面

當我們在 喚醒意識

那個都是 透過 吸氣來喚醒

那個能量場就會打開

你本來有能量

可是那個能量在 潛伏狀態

透過吸氣 你在 喚醒 你的能量

你在把它 搖醒

And 當它醒來了

你就要學習  怎麼讓你的意識沉澱

那個沉澱就是一個  往下的動作

你就會達成一個平衡

在往上 跟 往下 的能量中

在 清晰 跟 歇息 之間

你的意識在靜心

在一個純粹意識 中 它就是這樣子發生

在純粹意識中 它一樣是這樣子發生

都是 平衡 能量都是 平衡的

一方面是 活躍 的  一方面就是 歇息 的

一方面 往上  一方面 往下

所以我們要沉澱

在一個非常清晰活躍的意識狀態 那個才是對的狀態

那當我們進去我們的在

我們在 允許  允許 這股 氣 一直往下垂

突破 頭部這個空間 進去我們的在 我們 靈魂的在

透過 持續 吐氣

一直帶著這個 臣服的意圖  我們的靈魂體會被 喚醒

靈魂體 被喚醒會變成 非常明顯 非常敏銳

你會突然感覺 你的靈魂的全部

然後在這 活躍 靈魂狀的態

你會學習 怎麼沉澱 在靈魂體裡面

你要在哪裡 沉澱 就是 在你的存在中心

存在中心 也就是在你的 丹田

能量在 往下垂 它一直 在丹田 在累積

你的丹田 會變成 越來越活躍 有能量

這個 都是一個 準備動作

所以 意識靈魂的意識 在頭部中 是被充分的 喚醒

透過臣服 我們的靈魂體 也是要被充分的 喚醒

突然 你會有一個 活躍的 靈魂存在

你會第一次 遇見 你的 靈魂

靈魂的意識  靈魂的在

這是一個 非常 非常 享受的狀態

你會真正的遇見 你的自我

之前 因為意識已經很享受了

可是意識的 了悟 都是在頭部中 在發生

然後在一個 水平性的 方向在 擴展

當我們 進去 我們的在

我們就是在 朝向 一個

我們就在用 垂直性的方向 來 擴展 自己

當我們的在 有打開  我們就發現 這樣子才是 完整

這樣子能量場才有辦法可以 擴展

在兩個方向 然後變成 完整

在 水平性的領域 跟 垂直性的領域

那當我們的 靈魂體 是完全打開了

我們一直 沉澱 在丹田裡

我們就發現 我們沒辦法再臣服了

我們的存在是有一個 底線

當你發現 你的存在是有 底線

你會開始感覺 你是被 綑綁

你會感覺 你的靈魂很想要 解脫 這個領域 可是沒有辦法

你會感覺 被限制 你會感覺 不舒服

你是喚醒的 可是你不是 解脫 的

所以很自然 你的靈魂 會想要 解脫

你的在會想要 解脫

所以那個時候 那個臣服 要再進化 它自己

臣服 要變成 非常臣服

臣服 要變成 沒有意願

靈魂體 是完全打開的

完全進去生命 它的生命力都打開了

那現在反過來 要進去 源頭

你要 讓你的生命力 完全 再一次 降到零

怎麼做到

你的存在  跟你的呼吸 要分開

現在它們不是分開的 它們是在一起的

只要你 吸氣 你變成越來越 活躍

那當你要 進去源頭

當你在 吸氣 你要往下

當你在 吐氣 你要往下

當你 不再吸氣 或是 吐氣

你在它們之間 你還是在往下

通常你都是跟著  這個 呼吸 來走

只要吸氣發生 你就往上 生命力 就打開

當你在吐氣 生命力在降

可是它沒有降到 死亡這個層次 它只有在 降

所以 你一直在這個 起伏中 上下起伏

然後 你一直待在 在的領域

那當前當你要進去源頭

你就是要超越呼吸的起伏

SO 通常呼吸  吸氣你就是往上

可是最深的臣服 就變成

你在允許  你的能量 一直往下

應該能量是往上 這個就是你身體自動的反應

當吸氣 有發生  可是你在 做

你在進入另外方向

吸氣在發生

你在允許 你的能量場 繼續往下降

吐氣在發生

你也是很自然地  進去 一個 降下的生命力狀態

那你繼續往下降

他們兩個之間沒有東西在發生

就在那個空間 你要探索

你要深入 那個空間 在 吸氣 跟 吐氣 中間

你要 臣服 對 吐氣  它最下面那個 底線

你要突破 吐氣 的底線  然後 再深 走 再深

那個時候你的 能量場 會變得越來越細微

然後你就會變成像那棵樹

那個 Withered the tree

那個快要死亡的樹

那個時候那個樹變成夠

它的頻率 變成夠空的時候

它就有辦法進去那個空

你要學習臣服的藝術

再深 再深 再深 再深 再深

那要進去源頭 其實 它不是靠你的努力

你頂多 只有辦法把你自己完全 準備好

要真正的換領域 其實少數的修行靈魂 真正可以進去源頭

大部分的是 沒有方法 不知道

或是 莫名的經驗 進去源頭

可是那個經驗就不見了

為什麼

因為它不知道它怎麼進去的

所以它沒辦法 維持

他沒辦法 重新創造

那是一個 莫名 發生的

所以現在我們要很清楚 在觀念上

怎麼 進去 源頭

怎麼把 自己準備好

然後當你進去的時候

你這個快要死亡的樹  進去了

那個時候你會再一次 重生

重生在 源頭的光明

那是一個 非常 非常 沒辦法形容的 狀態

沒辦法 真正的形容 可是我們可以大概說

你要怎麼知道你有進去源頭

因為當你進去的時候 沒有東西在 動 了

完全是 空  沒有在 動

然後你會非常清楚 你換了空間

你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了

在 存在層面上 你會非常清楚 你在另外一邊

然後在 另外一邊 那個就是你存在的解脫

那個時候你可以真正說你的 存在 解脫 了

你會變成海洋  在存在上 你會跟 一切合一

在空裡面 有很多不同層次

有 然後在 最深層次 你會完全跟這個海洋在一起

然後那個 解脫感 會非常 清楚

可是那個 解脫感 要到最圓滿的狀態

那個 靈魂體 要完全被喚醒

因為只有一個被完全喚醒的靈魂體

可以 完全享受 這個大海

所以雖然你在大海裡

誰在享受  就是你的 自我 在享受

你的自我的 在

如果你感覺不到你的 自我

你回到 對的地方 可是 你感覺不到 你的我

你 缺了 享受 這個部分  自我的享受

當你有修行到這個點 你就會很清楚

你會很清楚 一個半醒的靈魂體 它的享受

跟一個完全醒來的靈魂體 是不一樣

那 我們要真正進去源頭

其實意識要 足夠強壯 如果意識不夠強壯

你進去源頭 你會發現 你的意識 會開始慢慢地消失

源頭非常強大 它就是最原始的 空

所以你要有辦法可以 生存在空裡面

你的意識要 完全喚醒 你要完全定在那邊

那你 會不會死 你不會死

請不要擔心 害怕死亡的人

那個 只是一個 大概死 的狀態

其實 因為你不知道 死是多麼的享受  所以你會害怕

可是當你真正進去那個死亡狀態

你真的不會想要回來 因為 那個就是你 靈魂的解脫

所以非常奇妙

因為你會活在兩個空間

你會在這個 顯化地球

你會在那個 未顯化的空

其實 你真正的空間 就是那個 空

只是說 從空裡面

你有辦法可以 體驗 這個世界

所以你 住在源頭

你不是住在地球上了  不一樣

你可以接觸地球

因為 地球是來自於那個 空

可是你是 超越它  你比它 還要 深

我們一直在 深入 我們一直在 打開

越來越深 的身分 越來越深 的活出的 空間

那  要進去源頭

在各方面  其實 它是比進去宇宙還要簡單

雖然當你進去源頭的時候  那個是恩典

誰會帶你進去  誰會打開那個大門

那個大門是 神 打開的

宇宙那個門  也是 神 打開的

你 這個個人 你有辦法做什麼

你 就是把你自己好好地備好

在各方面 變成成熟

在 各方面 好好地 把你的 能量場喚醒

好好把你的靈魂 完全喚醒

完全 完全 完全 準備好

完全穩定 在準備好的狀態

當你準備好的時候 一定 你會進化到 下一步

可是 就是要 持續不斷

那以現階段 我知道 有一些你們

是有一些過去的修行經驗 或是 前世一些成果在你身上

所以 當你 靜心的時候 你也是突然

也是進去 那個空

那我跟你講

除非 你的靈魂體 是被完全地喚醒

如果你 提早 進去那個空

你沒有在 最圓滿的存在狀態

然後當你進去那個空

其實在一方面它很難進去

在 另外一方面它很難離開

因為當你進去的時候

你不會想要離開

因為你是完全回家了

你進去那個海 你真的不想要回到地球

因為地球太淺

然後地球把你鎖住了

它把你鎖在在的領域

所以你會進去源頭

然後 可惜的是 你的靈魂體是沒有完全被喚醒

所以你的 源頭 的享受是淡淡的

就變成 你是在  你會有一個非常平靜的狀態

可是那個 平靜的狀態

不是一個 非常強大解脫 的感受

要進去那個 強大的解脫感受

那個 靈魂體要完全打開

所以 有時候你 靜心 的時候 你有可能會突然 不見

身體消失 一切變成光

那有時候一切變成光  那是意識層面的發生

有時候一切 變成光 那是 存在的發生

如果你在 深入你內在  深入你的在

然後從你的在  你就是進去這個 無限的空間

然後你也是變成純粹光

不錯  可是有缺

請你把每一個步驟都做好

因為當你進去源頭 然後你就是要離開

因為你沒有把你的靈魂體好好的喚醒

你會自己覺得很可惜

因為要進去源頭已經不容易了

要做的動作都是一個一個來

意識要被完全地喚醒

要學習怎麼沉澱在意識裡面

穩定在意識裡面

然後接下的擴展就可以進去 在

然後一直往下垂

當你碰觸你的底線

可是不要突破你的底線

知道你是被 在 的領域綑綁

可是不要先突破 不要一直臣服

要先完全打開你的靈魂體

靈魂體被完全打開的時候

那個時候你就進去那個沒有意願的狀態

那個快要死亡的樹狀態 然後進去

這個就是最理想的練習跟最理想的狀態

我們會先進去源頭比宇宙先

因為這樣子會有比較完整的狀態

因為其實你有一個部分的能量

因為坐了很多小時了 很多天  已經在沉澱了

所以你的能量場已經在準備它自己了

那現在階段就是 在吐氣的時候

你一定要保持敏銳覺知  敏銳意識

它不能降低在品質上

然後就一直讓我們自己臣服到我們的丹田

一直臣服 從額頭到丹田 從頭部到丹田

一直在臣服

可是我們一直在確定我們頭部這個空間

這個頭部空間是完全亮起來的

完全活躍的狀態

它都沒有消  它都沒有降 它只有在擴展

它只有在把它的光  它覺知的光

照亮在存在上 

幫助存在喚醒它自己

請保持 敏銳 清晰 有力量的 意識狀態

你的吐氣 可以一直讓它垂到丹田

你就可以累積能量在那邊

手從現在開始都放在丹田上

我們可以每次坐下的時候

先做一些深層的呼吸到丹田裡面

那樣子會幫助你學習怎麼沉澱在那個點

確定你的意識是敏銳 有滿滿能量

如果你自己知道你有少於90

那你可以跟著我們做

可是知道你要加強的就是你的意識

一定要加強意識

深深的吸氣 肚子擴展  丹田擴展

And 深深的吐氣 收縮

And 深深的吸氣 擴展

And 深深的吐氣 收縮

And 深深的吸氣 擴展

And 深深的吐氣 收縮

雙手放在丹田上

跟這個點連結 它就是你存在的中心

深深的用意圖連結到它 非常重要的中心

你的力量也就是來自於這個位置

深深的 吸氣 擴展

And 吐氣 收縮

And 深深的 吸氣 擴展

And 吐氣 收縮 繼續 擴展

And 收縮

And 擴展

And 收縮

And 擴展

And 收縮

And 擴展

And 收縮

And 擴展

And 收縮

感覺這樣子就差不多了 你不用再呼吸了

到這個位置打開了

那你可以感覺你的在 突然沉澱在這個位置裡

你就可以停下呼吸

只要你感覺

有個沉重的能量坐在丹田裡面 這樣子就對

保持敏銳覺知

確定它是充滿能量與光  現在做到

And 你可以吸氣加強它

那現在我們吸氣 打開更多意識

我們吐氣 往下垂到丹田 打開丹田  坐在那邊

And 吸氣 打開意識 在頭部中

And 吐氣 打開丹田 沉澱

再一次吸氣 打開意識 在頭部

And 吐氣 打開丹田

再一次吸氣 打開頭部

And 再一次吐氣 打開丹田

再一次吸氣 打開頭部

And再一次吐氣 打開丹田

自己做這個呼吸跟這個專注在兩個中心

這樣做一段時間

如果你的頭部的能量已經夠強了

那你不用吸氣了 你只要吐氣  打開丹田

記得在意識層面不能太用力

否則你會感覺不舒服 頭部脹脹的

這個是不對的感受

就變成太過度努力了

所以就不要做吸氣了  吐氣反而可以一直做

現在做這個練習

現在存在要跟呼吸分開

怎麼分開

當你吸氣的時候 一直往下垂

當你的意識是夠明顯敏銳 強壯

你的吸氣 只有帶著你的存在往下垂

你的吐氣 也是帶著你往下垂

不管你在吸氣或是吐氣  你就是往下垂

然後你特別在注意吐氣的底線   一直 往下垂

所以身體存在 它不再升上來了

它只有往下垂

你就是在保持一個非常敏銳的意識狀態

雖然你的存在一直在往下垂

再一次 存在跟呼吸要分開

怎麼做

當你吸氣的時候  一直往下垂

然後你就會開始脫離你的生命力

因為你的生命力它只想要把你拉進去你的生活

除非你超越它 

你沒辦法進去你的死亡

我們就是這樣子 往下垂  一直往下垂

第一個動作就是打開靈魂體

透過一直往下垂 

不管在吸氣或是吐氣

能量體是自動在打開

閉上眼睛做到

這個存在練習都是要在閉上眼睛裡面

因為這個都是一個垂直性臣服

然後張開眼睛 都會有能量跑出來 在水平性的放射

所以我們要的就是完全進去 在的領域

所以要閉上眼睛

記得意識一定要維持敏銳 清楚 清晰 品質不能降

透過每一個吐氣   透過往下垂

開始跟你的靈魂體連結

保持敏銳意識

吐氣 沉澱 在意識中 在存在中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