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觀察思想

Transparent Observation of Thought

我們再一次

我們再一次複習

觀察者還有純粹覺知它們的分別

這個就是基礎

它們各處在額頭這個位置

那當純粹覺知還沒有被喚醒

然後我們在練一些對象性的覺知方法

我們都在基本上在練那個觀察者

那觀察者它的身份都是來自於它的作用

所以當它在觀察的時候

它就成為觀察者

可是當觀察的對象都不在

譬如閉上眼睛

然後沒有時間

然後念頭情緒感知都不在

它就沒有觀察的對象

那個時候觀察者就消失了

當我們在練的時候我們要區分

哪一個是觀察者

哪一個是純粹覺知

確認我們不是在練出來這個虛幻的自我  這個觀察者

那第一個練習就是

先感覺觀察者它的位置

然後感覺純粹覺知它的位置

它們在額頭這個空間

可是觀察者稍微往前面一點

然後純粹覺知稍微往後面一點點

所以我要你觀察你頭部裡面的黑暗

現在觀察

然後現在回到純粹覺知

停下觀察這個動作

再一次觀察頭部中的黑暗

再一次回到純粹覺知

現在可以想像出來一個花

觀察它在頭部中

在這個觀察中

清楚的感覺

你在從哪一個位置在觀察它

是不是額頭前面一點

然後回到純粹覺知

放下那個花

現在也許你可以感覺

純粹覺知是往後面一點

觀察者是往前面一點

那現在我要你完全處在純粹覺知裡

那個往後面一點的中心

可是從那個中心

我要一個部份的你    一直休息    在純粹覺知裡    定在那邊

然後另外部份的你

可以再一次創造那個花    觀察它

可是從這個更深的純粹覺知中心

一個部分的你是完全處在純粹覺知

在休息在裡面

它不再參與念頭

這個畫面

可是另外部份的覺知

成為了外在注意力

然後在觀察這個花

可是它不是從這個前面觀察者的中心在觀察

它是從這個後面的純粹覺知的中心在觀察

你可以感覺你的純粹覺知

一直保持一種深度在你的額頭裡

可是從他的身上有誕生出來觀察這個動作

一直處在那個更深的位置

繼續不要離開純粹覺知它的深度

休息在裡面

然後現在開始思想

有意識的思想

刻意的思想創造出一些念頭

可是不要掉進去

一直從純粹覺知裡面創造這些念頭

現在停下念頭

完全回歸在純粹覺知裡

保持它的深度

那再一次

從純粹覺知裡

看到一個花    觀察那個花

從純粹覺知

那現在創造一些念頭

關於這個花

可是從純粹覺知    在觀察    在創造

那現在停下

現在我要你直接回到觀察者

沒有純粹覺知

只有觀察花

從前面額頭這個位置

忘掉純粹覺知

現在從這個觀察者

這個前面的位置

開始創造一些思想

再一次

分別回到純粹覺知中心

在沒有念頭的狀態

從純粹覺知把它分成一半

一半只有處在純粹覺知裡

那個深度    它沒有在參與念頭

它在深層的休息  在它裡面

可是另外一部份在創造念頭    在觀察念頭

從那個純粹覺知的深度 現在做到

現在張開眼睛

處在純粹覺知裡

可以從那個深度開始觀察外面

一樣的意思

一半的純粹覺知是完全處在它在自己裡面

沒有在參與觀察

可以另外一部份

是從那個純粹覺知在觀察外在

從那個深度

現在回到原來的你

就是沒有純粹覺知

可是只有在從額頭前面在觀察外在

我知道比較難

因為你們已經醒來了    可是盡力

現在再回到純粹覺知那個深度

從那個深度

一個部分深層的休息在純粹覺知中

另外一部份  往外觀察

現在你們可以清楚分別在哪裡

所以我要的狀態就是你的底線

就是純粹覺知

是從它的身上誕生出來念頭

從它的身上你在觀察

你沒有另外再創造一個觀察者

在之前你沒有純粹覺知

所以你只有一個觀察者的自我 在額頭前面在運作

然後那時候你以為那個是你

直到你有一個更深的身份也不一定清楚

那個觀察者會消失

當觀察的對象又消失

現在再一次我們要的狀態

就是一直處在純粹覺知    那個深度

一個部分深層的在純粹覺知在休息

純粹覺知一直在認出它自己的在

然後在它自己的在裡面     它在休息

然後當觀察是有需要的

從它的身上會誕生出來    觀察這個動作

當沒有觀察的對象了

那個作用會消失回到純粹覺知中

在這個過程中不會有一個新的身份

觀察者被創造

只有純粹覺知這個真實的身份

所以變成觀察真的是成為純粹覺知的工具

這個是對的狀態  而不是有兩個自我在

一開始練習的時候

也許搞不清楚

所以你會一直換成

從觀察者到純粹覺知到觀察者

現在分清楚

我們要的狀態是

念頭跟觀察都是從純粹覺知的身上誕生出來

當有需要

當沒有需要它們就會消失

回到純粹覺知中

大家背要挺直

你要坐很久的時間

請照顧你的背    不要駝背    你會變矮

 

在額頭裡有兩個中心

可是就是在額頭這個位置

一個稍微往前面    一個稍微往後面

分別也許只有一兩公分

當我們在觀察的時候

然後這個觀察可以來自於前面的中心

或是來自於後面的中心

當它來自於前面的中心

其實你沒有處在純粹覺知這個內在深度

之前當純粹覺知是沒有被喚醒

然後你在觀察的時候

其實你都是從前面這個中心在觀察

雖然你沒有注意到

現在我們喚醒了你的

更深更真實的身份純粹覺知

那它就是稍微往後面

它就是後面那個中心在額頭這個位置

那我們要的狀態是  你的真我純粹覺知

它成為你最主要的身份

我們要知道在過去當我們在思想中的時候

那個思想會創造一種自我

一般的人當它們說    我是

它以為它是頭腦

它在指他自己

它在針對他的頭腦的自我

那一些靜心者

當他們練習很多觀察對象的靜心方式

他們也有可能過一段時間

以為它們就是觀察者

它覺得    嗯     我不是頭腦     我比頭腦還要深     我是觀察者

那個是稍微比較高一點的狀態

它還不是一個正確位置

因為當觀察這個動作有消失    觀察者跟著消失

可是真正的你不會消失

所以它也一樣像頭腦

不是你的真正的自我    明白嗎

頭腦創造的自我  不是真正的你

因為念頭不在    那個自我就不見

那觀察者它會從當你在觀察

它會創造一個觀察者

那個也是一種自我

可以它也不是真正的你

因為當觀察的對象有消失

觀察者的身份那個自我感會跟著消失

所以兩個都不是

真正的你不會消失

純粹覺知當我們把它打開

我們發現它就是

我們要的狀態不是有三個我在裡面

我們要的就是只有一個我

你真實的自我

可是從它的身上

它在用念頭    就是它在

念頭是從它的身上誕生出來

觀察這個動作也從它的身上 誕生出來

他們其實只是一些  作用

我們不要把那些作用變成一個另外一個身份

這樣子很複雜

所以我們要重新排列

在額頭這個位置

讓純粹覺知成為我們主要的身份

然後需要想的時候

從它的身上就誕生出來念頭

需要觀察

從它的身上觀察會誕生出來

不需要它們就會消失在純粹覺知裡

對於練習怎麼練

你就是處在純粹覺知裡面

那個比較深的中心在額頭這個位置

然後深層的休息在那個位置裡面

感覺純粹覺知的品質它的能量

現在從純粹覺知

看到一朵花

創造一些思想關於那個花

可是同時深層的在你的純粹覺知休息

花跟念頭放下

只有處在純粹覺知

然後現在跑到前面這個中心

然後從前面開始思想

在這個前面的位置

這個是跟純粹覺知是分開的

然後這個位置

不是真實的你    這個中心

所以我們就是要放下

那下一個東西就是

其實我再補充一下

當你是從純粹覺知在觀察的時候

這個觀察就變成你就會變成一個透明的觀察者

所以有三種觀察者

潛意識的觀察者    有意識的觀察者    然後透明的觀察者

透明的觀察者是來自於純粹覺知

這個就是我們要的狀態

之前也許你在練習那些對象性的靜心方式

你在練的是有意識的觀察者

那個就是比較往前面

然後透過觀察對象

你在認出你就是那個觀察者

所以額頭最前面這個位置再被練出來

那這個靜心的優點就是幫你可以專注Focus

然後練習外在的覺知    外在的注意力

它可以幫你跟你的念頭分開有距離

所以它也是有一點脫離頭腦的享受

那個就是一個非常初步的一種修行方式

然後我們不應該練太久

因為那時候我們會強化那個觀察者的身份

我們要的動作就是完全回歸到真的中心    純粹覺知

然後當有需要的時候

一個透明的觀察者

會從它的身上誕生出來

不需要觀察的時候    它就會消失    回歸到純粹覺知

這樣子應該夠清楚

接下來

要分清楚什麼是有意識的思想

然後什麼是潛意識的思想

剛才我在請你創造一些思想對於那個花

那個就是有意識的思想

你在刻意創造念頭

在那個刻意創造念頭的過程

你在用覺知在把它那些念頭創造出來

如果你觀察它們的品質

它們比較清楚清晰

它們會比較明顯

有一個品質在  清楚

那潛意識的思想是什麼

那個是當我們沒有任何的意識想要思想

可是思想它自己自動在發生

那這樣子的思想

平常人就是處在這個狀態裡

它沒有刻意在想在創造念頭

可是念頭一直在發生

所以分別是什麼

分別是我在想    或許思想在發生

當我在想那個就是有意識的思想

當思想在自動發生

從潛意識浮現

那個就是潛意識的思想

當我們一直在醒來

這個潛意識思想會減少

會越來越少    越來越少

我們會開始不需要它

之前潛意識的思想是沒辦法停

因為有一個頭腦的自我

一直讓它們     一直在鼓勵     一些潛意識的思想升上來

因為透過它們它可以維持一個自我感

可是現在你在醒來了

所以你知道你不用玩頭腦的那個遊戲

你不用透過念頭生存

因為那個不是你真正的身份

你已經成為純粹覺知了

所以其實頭腦回到它正確的位置成為你的工具

因為它只是一個工具

你不需要它一直在思想中沒有必要了

沒有必要為了維持一個自我感    一個存在感     一直在思考    不用了

不用玩那個遊戲了

因為你發現更神聖的自我是誰了

所以你的存在感    你的真實自我感

是來自於純粹覺知你真正的本性

當我們處在純粹覺知中

然後我們決定我們不要刻意的思想

我們還是會發現有一些念頭會漂浮過

可是我們不是刻意在創造它們

它們就是潛意識的思想

雖然你在一個很敏銳很成熟的純粹覺知的狀態

還是會有念頭飄浮過

純粹覺知它可以幫我做就是遠離頭腦

給我們新的空間    處在那邊

讓它成為我們主要的身份還有內在的底線

它可以遠離頭腦

可是它沒有辦法完全脫離頭腦

除非純粹覺知它有走到它自己的深度

然後進入源頭

那個時候如果你的純粹覺知進入一個三摩地狀態

那時候你就可以徹底的脫離頭腦     沒有問題

可是那個是一個進階的練習

然後除非你的存在有被打開

然後你的存在有進去念頭

然後進去三摩地狀態

你的意識沒辦法跟著你走進去

所以存在要先進去三摩地

那個意識才有辦法跟隨一直走

所以那個就是未來的練習

現在我們只要有辦法可以處在純粹覺知中

然後從這個位置 認出

當潛意識思想來

當它們來臨

我們就直接放下不參與

完全在靜心中

你在聽我

可是你在靜心中

你在從純粹覺知中在聽

我現在可以開始進去張開眼睛的靜心

然後確定你是從純粹覺知在觀察外在

而不是從前面這個部位

要確定你要真正成為眼睛背後那個存在

完全把感受拉到頭部中

讓那個認出完全拉到裡面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