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在喚醒與臣服中

Balance Between Awakening and Surrender

舒服姿勢,背挺直,肩膀放輕鬆
感覺一條線從海底輪到頂輪
到天拉成直線,這個背挺直
是代表醒的意思
姿勢可以支持意識狀態

靜心發生在兩個能量之間
一個是上,一個是下
一個是吸氣,一個是吐氣
一個是喚醒,一個是臣服
所以身體是跟著這個走
脊椎是喚醒的,挺直
身體是臣服的,放輕鬆

今天早上應該張開眼睛
就自動回到醒的狀態
現在的狀態就是在看自我做一切
之前自我只有在做
現在自我看自己刷牙
看自己喝水、看自己走路、看自己靜心

不管在做什麼,不會迷失在外在
很清楚每一秒每一刻在做什麼
當跑出來的時候,自我也知道跑出來了
隨即有這能力馬上拉回到醒的狀態
所以這個跑掉跟拉回來的動作
是現在的狀態

跑掉的時候自我也知道
然後就是要自動拉回來
這層次就是要記得自己
self-remembrance
每一秒每一刻要記得自己

怎麼記得?不是透過動頭腦
是透過成為,直接紮根在覺知中
通知自我的頭腦
啊,跑出來了,這是什麼
這句話是念頭
然後在注意到這件事在跟自己講的
也就是觀察者

講完了,被通知了
念頭放下, 觀察者放下
直接來自於純粹覺知本我
現在要照顧醒的覺知本我
這個能量是醒的
可是不穩定,也並不多

所以用愛心照顧這個過程
像一朵花,照顧著,給予機會綻放
持續不斷保持覺知
像不斷給它太陽、給它水
新鮮空氣以及所有需要的
這樣子才有機會完全綻放

當決定了舒服的姿勢,就放下身體
才有辦法超越身體,進入意識狀態
在這個階段,自我應該已經超越了睏
和容易睡的情況,越醒、越來越醒
身體的不舒服,也是越來越容易超越
還沒完全,可是有能力坐越來越久

有能力可以專心在意識中
雖然身體有一些反應
這個反應也就是剩下腦海對靜心的抗拒
自我在允許覺知中心的能量場完全浮現
原來的自我,終於有機會回來了

持續不斷保持覺知本我
也就是純粹覺知與本我的結合,在額頭
請記得如果眼睛在看額頭,這個不對
這個是觀察者
這個就是站在觀察者的角色在看本我
扮演著不對的角色

眼睛是放輕鬆的
這個不是身體的動作
這個是覺知直接覺知到自己
那是一種知道、一種感受
知道結合感受,紮根在對的位置

所以覺知也是在額頭
可是稍微在觀察者的後面
眼睛是放輕鬆的,不要掉入到思想裡
寧靜的腦海、清空的感受
覺知本我,深層地發現
原來的自己一直以來都在

為何一直會在?只有現在注意到
自己的根源本我再生
因為思想產生在額頭
因為覺知本我的位置也是在額頭

當覺知本我的能量場喚醒
超越思想的能量場
就會自然地取代思想
這個是主要純粹覺知可以做的

更廣泛的純粹意識是下一個層次
可是如果從純粹意識開始練
會發現意識是擴展的
可是很難以取代思想
因為喚醒的意識狀態
是全頭腦頭部這個空間

意識奇妙的點要清楚
是它的喚醒位置就是全腦海
有可能一般人遇到某一些教學意識是全身
可是不是,如果仔細地深入自己
很敏感地、清楚地看到
意識跟存在是不一樣

存在是包含一切整體自我的感受
可是這個能力認出自我的在
認出自我是覺知
都是來自於頭部這個空間

意識完全喚醒的時候
感覺上也是包含一切
是只有在意識層面
是一個頭部性的了悟狀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