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存在心的整合靜心

Consciousness, Being and Heart Meditation

 

覺知敏銳、清楚
意識本我,往後垂
凝結、涵容它自己,與喚醒的能量
要更定住、更穩定
成為一個清楚的在

要保持它自己
這樣,再進一步臣服的時候
它的能量不會減弱
透過臣服,繼續喚醒它、涵容它
這就是一個張開眼睛的靜心

現在雙手在腹部上
深呼吸幾次
要完全擴展肚子
然後完全收縮
要很明顯地,吸 ~ 吐

重複吸吐七次
最後一次,吸 ~ 吐
吸 ~ 沉落在丹田裡
感覺能量沉落

直接降下,進去丹田
不用特別想像什麼
只要感覺一股能量,突然往下降
然後,丹田忽然變重

如果做了這個呼吸
應該會有這個效果
直接會感覺
最後吸氣的時候,腹部擴展了
自我就是有能力,可以定住在丹田

感覺有一個重量在那邊
更重,更重,更重
一直讓能量往下垂
垂 ~ 透過吐氣
臣服的心,能量往下垂

然後,沉澱在丹田裡
意識是敏銳的
覺知是清楚的
能量都是在往下垂
這會越來越敏感

現在,感覺
大地對自我身體的拉扯
大地一直在對身體有拉扯
可是,自我已經那麼熟悉了
感受不到這個狀況
現在,感受它

大地不斷地拉扯
允許它發生,朝向它,往下垂
它在呼喚自我
而自我又在臣服,對它

吐氣 ~ 臣服,吐氣 ~ 往下垂
越來越重,越來越重
自我的存在
也就是一個能量體
一個靈魂體

先,從感覺大地
對自我存在的拉扯
先明顯地感覺
大地對身體的拉扯
成為敏感,保持敏銳意識
深層地覺察到這個情況

在這個臣服的過程中
一邊臣服,一邊在感受自我的存在
透過臣服,透過往下垂
靈魂體不斷地在被喚醒

在喚醒當中
自我不斷地在涵容喚醒的能量
不讓這個能量分散掉
不斷地臣服、喚醒
涵容自我的存在

不用特別注意丹田
雖然知道,自我在往下臣服
偶爾會沉澱在丹田
可是主要,就是在讓能量往下垂
自我在喚醒這個能量體
不斷地喚醒,不斷地涵容

直到感覺自己是一個清楚的光球
因為要保持敏銳意識
這個覺知與意識都要在
自我感覺自己是一體
腦海跟身體,也就是自我的存在
整個存在都是一體

深層地感受這個一體,往下垂
可以從閉上眼睛,開始存在的練習
當自我可以明顯地感受
大地對身體的拉扯
打開了這敏感度

接著,就可以再生
再進一步感受
源頭對存在的拉扯
它的重力,也是非常強壯
只是自我沒有察覺到

因為一直以來這個都在發生
所以當它不在時,自我沒有辦法區分
所以現在,開始對它
源頭對自我的拉扯
一樣,更加敏感

自我可以感覺
源頭是在身體的底下
就像大地在身體的底下
感覺源頭是一樣的方向
敏銳覺知,敏銳意識

清楚的存在,一直往下臣服
越來越敏感,對靈魂體
不斷地感受,感受
現在一個手在丹田,一個手在心

保持敏銳的意識
重量在丹田
開始特別注意到心
吸氣,舉起自己的心幾次
敏感地對自己的心
柔軟地和它連結

連結心中,它的脆弱
不斷地注意它,它就會喚醒
它是渴望被注意
柔軟地連結
敏銳意識,敏銳存在,敏銳心

勇氣,是維持敞開,在恐懼中
每一個發生,在生命中
只有一個原因,為了愛
不管什麼在發生
讓它進化自我
直到唯一的反應,只是愛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