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平性的意識臣服

Horizontal Surrender of Consciousness

自我要先穩定在覺知中心
然後才能進入純粹意識的練習
所以,再一次強化覺知中心

通常在下午或晚上的時間
純粹覺知會比較穩定
因為在睡眠時,自我都在無意識的狀態、夢中
早上張開眼睛後,應該自動進入純粹覺知
但是在學習階段
覺知的能量雖然是喚醒的,卻還沒有真的穩定

所以到了下午跟晚上
因爲已經靜心了,專心了好幾個小時
那個能量場又再一次累積
所以自我是享受那一天累積出來的成果
比較容易進入情況

當自我進入這個靜心頻率越來越深
那麽早上一張開眼睛的時候,就會發現
能量會保持在跟昨晚一樣的層次
一開始還不穩定
所以有可能這個層次會有一點淡掉
要再一次喚醒它,會需要一點時間

一旦穩定之後
修到什麽層次,就是那個層次了
睡覺前的層次,跟起來後的層次是一樣的
這才是一個穩定的狀況
練習越多,就越穩定了

有一個狀況是,靜坐過程中
或許會發現自己的眼睛一直在動
這表示,自我其實還處在觀察者的狀態
要知道,觀察者還不是真我主要的身份

雖然它是整體本我的部份
所以不能過度練它
自我必須要認出什麼是觀察者
可是當明白了觀察者跟純粹覺知的區分之後
就要讓觀察者退步到背景

這個意思就是
當自我培養出覺知本我,這是一個我
那麽觀察者就會成為另外一個我
頭腦也會成為另外一個我
但自我所要的狀態只是一個我

當有需要,它來自於頭腦
不需要時,頭腦就會消失
當觀察者被運用,它是來自於覺知
不用的時候,它就要往後退
最終不會消失的,就是自我的本性
自我的純粹覺知

因此當發現自我是處在觀察者的狀態時
就要用意念,從額頭這個空間稍微往後一點
朝向腦海中間
還是在額頭這個位置,可是進來一點點
然後帶進來一個沉澱的感受

當在的能量過度並且往外投射時
能量就會往前
可是當帶進來存在的品質
一個臣服的能量,一個沉澱的能量
一個休息的能量,自我的在就會自然而然往後退
然後進入對的位置

在一方面,純粹覺知是喚醒的
可是在另外一方面,它也是沉澱的
所以如果發現,自我一直在觀察者裡面
就要把能量往後拉一些,然後沉澱
透過吐氣、沉澱,不要讓腦海中有太多緊繃
也不要讓能量往前跟隨著眼睛走

首先,讓自我再一次紮根在純粹覺知
然後再一次進入純粹意識
在這個中心保持不斷,累積足夠的能量
然後覺知在保持它自己

當覺知幾乎在一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持續不斷狀態時
便很容易可以取代思想
可是要注意,不要讓能量強到阻礙往後的臣服
現在,自我準備要進去純粹意識的練習

再一次感受腦海的這個部位
喚醒意識本我,從中間到後面
就像覺知本我一樣
當它還沒有被喚醒的時候,自我沒有任何感覺
不知道有一個我在

意識本我也是一樣的
一開始知道有,可是感覺不到它
所以需要喚醒它的能量
奇妙的是,意識本我必須透過臣服才會被喚醒
覺知本我是先被喚醒,然後臣服

但意識本我是先臣服,然後透過臣服被喚醒
首先,自我就是對腦海這個區塊
要更敏感、更有覺知
當自我要開啟純粹意識
就可以把主要的覺知放在後腦部位
並偶爾檢查,純粹覺知的喚醒是否還在

當進入張開眼睛的靜心時
就是要學習如何讓自我的覺知往後臣服
臣服有兩個方向
一是往下臣服,這就是垂直性的臣服
二是往後臣服,這是一個水平性的方向臣服

臣服的意思就是 letting go
是一種放下的狀態、放輕鬆的狀態
允許的狀態
能量往下流的狀態
也是一個吐氣的狀態

喚醒的狀態,則是一個吸氣的狀態
能量升上來的狀態
能量打開啟動的狀態

所以臣服的狀態是 letting go
在鬆開、在放下,在進去一個允許休息的狀態
它不是升上來的啟動狀態
而是一個進入休息沉澱的狀態、往下流的狀態

因為臣服有兩個方向,往下或是往後
所以針對這個階段意識本我的練習,我們是往後

某些情況下,自我可以接受點化
打開後腦勺的ㄧ個門
這個就是通往宇宙的門

雖然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存在,就是宇宙
包含自己也是宇宙的部份,靈魂也是宇宙的部份
可是當靈魂要進入宇宙的時候,它必須有個方向
這個方向就是透過後腦勺

自我是從腦海中間的位置走到後腦勺
用意念讓那個能量往後垂、往後靠
所以這是一個水平性的臣服

以上描述所使用的語言只是帶動那個感覺
嘗試著用各種方式講它、形容它
但是自我的那個感覺還是要自己抓
每一個修行者都要自己發現
怎麼走這個內在路徑
在此只能提供地圖跟帶領

要用心感覺後腦勺這個位置
明白有一個我在
盡量認出它的在
然後從這個後腦的位置一直往後臣服、往後靠
讓那個能量往後走,它不是停留

在喚醒覺知的時候,能量是停留的
只要喚醒自我的在,覺知到自我的在
自我沒有動
可是那個能量會自己喚醒

而在喚醒純粹意識時
一方面,自我是處在覺知這個意識中
處在這個意識中心
另一方面,也是在從這個中心往後臣服
自我一邊在臣服,一邊在喚醒
一邊在臣服,一邊在喚醒

這是比較抽象
因為還沒喚醒,所以自我不知道在喚醒什麼
就像覺知本我,一開始也不知道
可是就是有一個信任在,認出有一個我
然後定住,讓它自己喚醒

同樣地,讓意識本我定住
知道有一個我在那裡,只是還沒有浮現
用心感覺那個區塊
然後眼睛張開,往後臣服
一邊往後臣服,一邊讓這個中心凝結

一開始會感覺一些能量被啟動
可是自我要集中那個能量
讓它成為一個清楚的我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