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覺知和純粹意識的練習

Practice of Pure Awareness and Pure Consciousness

現在進入純粹意識的練習
可以輪流張開眼睛或閉上眼睛
張開眼睛是可以喚醒,讓能量升起
閉上眼睛是讓這個能量成熟,深入

在張開眼睛的靜心中
這個後腦勺的門會打開
會成為越明顯
自我的臣服對宇宙
對宇宙本我會更容易

雖然因為有觀察者的能量在運作
有些能量是往前出去
可是透過往後臣服,就會平衡它
感覺後腦勺,然後往後垂

雖然現在這個階段
是在帶領意識本我的喚醒
但如果自我的層次是覺知本我
那就是一直完成覺知本我的層次
然後進入意識的帶領

在一方面,自我臣服於這個意識本我
另一方面,也是在感受它
奇妙的點是
自我在臣服於還沒有喚醒的真我

如何臣服於那個還沒有喚醒的真我
所以前面是比較抽象的
就是要認出有一個自我,在後腦勺
雖然它還沒有完全浮現
然後從那個點不斷地臣服
透過臣服,它在喚醒

當它開始喚醒的時候
自我就開始集中能量
要涵容這個能量
所以一邊臣服,一邊集中
跟喚醒意識本我

在這個階段
意識本我大部份的靜心
是張開眼睛的四分之三
三分之二往後臣服
清楚的意念能量往後垂

偶爾檢查覺知中心的狀態
如果發現任何睏的能量、不清楚的能量
或是思想在身上或是任何夢中的能量、遺忘的能量
此時,覺知中心就要強化

強化、穩定
然後就回復主要在純粹意識發展
雖然只是偶爾強化它,不是一直移動
但純粹覺知要一直在
自我只是偶爾用觀察者在檢查它的層次

可是自我的認出,主要的認出
也是在覺知的身上
同時也是在純粹意識的身上
自我只是放縱純粹意識

在這個過程
有些人可能也會有這個情況
兩個會一起強化,這個也ok

只要覺知中心沒有被強化到
自我就無法臣服在那個中心裡
無法沉澱、休息在那個中心中
它都要有一個存在的品質在

如果自我正在練習純粹覺知
這個就是很好的練習
閉上眼睛的時候
自我是處在額頭
在純粹覺知這個位置沒有在動

自我沉澱在這裡
偶爾吸氣讓它喚醒
這是平衡在喚醒與臣服之間
可是當張開眼睛的時候
自我就被挑戰
因爲觀察者會被開始運用

觀察者通常會想要把覺知
拉到它自己的中心
它的中心也是在額頭
可是比較靠近皮膚

此時,就是要往後拉
然後定住在覺知中心
不要讓自己的注意力
從覺知中心移動到觀察者
自我是要不斷地來自於純粹覺知
雖然觀察者在被運用

張開眼睛的時候
自我可以感覺腦海裡面
有一個非常清楚的在
然後百分之九十九的能量都處在腦海中
只有百分之一在外面
它沒有特別刻意在看外面

也許外面看起來比較模糊,沒有關係
在這個練習中
自我就是保持百分之九十九在腦海中
特別就是在覺知中心
然後確定能量沒有跑到前面

如果現在是在純粹意識的練習
就變成,覺知中心已經是被喚醒了
它已經幾乎是持續不斷了
它也是在保持它自己
它的能量場是存在的、清楚的
而且它是可以容易取代思想

也許沒有辦法百分之百
可是幾乎可以取代思想
接近百分之八十、九十
如果是低於百分之八十
思想一直在進來,那就要
強化覺知到它可以幾乎取代思想

所以自我可以
專心的處在純粹覺知中
因為覺知的能量是已經被喚醒了
然後那個認出也是幾乎持續不斷
自我就可以轉換成到純粹意識的練習

為什麼要轉換成到純粹意識的練習
雖然純粹覺知的練習還沒有走到覺醒
或是還沒有完成
但是因為這個覺知中心要成爲一個完整的狀態
它要平衡於在跟不在的能量中間
在 presence and absence 的中間

在喚醒跟臣服的中間
所以一開始的時候
自我都在喚醒它中,在喚醒它的在

可是它不能成為過度在
因為它成為過度在的時候
自我就比較難進入不在的能量
比較難平衡

所以覺知中心
它要有一個沉澱的能量
一個存在的能量
一個休息或是歇息的能量在

一方面它是喚醒的
有滿滿的能量、活力、精神、光
另一個方面,它就是沉澱、歇息
這個就是平衡

當自我在喚醒純粹意識的時候
純粹覺知會自然開始
連結這個臣服的能量
它就會開始變成柔、溫柔
然後那個很集中的能量,會開始變成
比較擴展、比較沉澱、比較臣服

可是還沒有臣服到
自我的思想會一直進來
它還是足夠能量可以取代頭腦
當自我進去純粹意識的練習
大部份的能量也就是注意力
會在純粹意識中

所以,自我專注在腦部後面這個區塊
從中間到後面
自我在那邊、在停留,然後往後垂
自我不是只有在定住
一開始靜心的功夫就是定住在覺知中
這個就是沒有在動

可是在喚醒意識本我的時候
自我就是在動,所以變成有目標
變成自我在往後垂,往後臣服
在這個動作底下
意識本我就會開始被喚醒

如果自我感覺後腦勺開始變脹
就要區分什麼是脹,什麼是喚醒的能量
喚醒的能量有可能是感覺像脹

脹這個形容詞,是在針對太多的能量
這個能量不舒服,是一個過度的狀況
所以太密集了 too intense

如果有這樣子的情況發生
就可以試著吐氣
然後讓這個能量充滿全腦海
如果發現在練習純粹意識中
後腦變成太脹,就可以帶著意念
讓這個能量充滿腦海這個空間

但如果發現是純粹覺知變脹
這個就要特別注意
前腦不能太脹,很重要
真的要很柔
這個時候,就是要吐氣

因為已經知道純粹意識的練習了
如果有發現純粹覺知變成太強
也可以讓這個能量往下垂,往下臣服
這個能量就是可以朝向心
朝向自我的存在

但發現純粹覺知變脹
這個就要特別注意
前腦不能太脹,真的要很柔
這個時候,就是要吐氣

存在中心也就是在丹田
這樣子這個能量會鬆開、淡掉
可是不要完全淡掉,就是只有淡到
再一次成為舒服的狀態

自我要有這個敏感度
要認出是在哪一個時刻,哪一個程度
當感覺能量有一點過度
就要自動立刻改變

重點是,如果感到任何不舒服就要吐氣
如果是覺知中心感覺太脹
就是吐氣,往下垂
意思就是太用力了

如果是後腦勺感覺太脹
也就是不舒服
那就是帶著意念
讓這個集中的能量充滿全腦海

在這個階段還沒有在進去宇宙
還沒有在穿越這個門
時間還沒有到
請不要做這個動作

為什麼?是這樣子的
靈魂的意識是需要被完全的喚醒
當它被完全的喚醒
自我就是有一個靈魂可以臣服
有一個自我可以對宇宙臣服

可是當這個自我還沒有被喚醒
然後自我已經臣服對宇宙了
也許它會進去宇宙
可是沒有一個自我
所以變成宇宙的感受是很淡

沒有什麼能量
只有一個擴展的感受
可是其實,這個不是一個了悟狀態

要真正進入那個解脫的狀態,那個自我解脫
那個真正的走到一個全然自由的狀態
那個自我要事先被喚醒
就變成有一個自我可以解脫

請不要急著說
自我要喚醒宇宙意識
因為還沒有喚醒自己的意識本我
也還沒有喚醒靈魂的意識

所以,自我在朝向一個地方
可是沒有帶著一個身份
沒有帶著這一個自我

所以說,自我就是要處在每個當下的狀態
自我的層次,每一個層次要先圓滿
然後走到下一個

所以,當意識本我被喚醒的時候
下一個層次就是回到純粹覺知
讓純粹覺知被平衡
透過這個臣服的能量存在

純粹覺知這個時候
就直接再一次針對純粹覺知
讓它成為完整

一開始,先喚醒純粹覺知到一個層次
然後,去喚醒純粹意識
當純粹意識被喚醒時,那個時候
就再一次回到純粹覺知

讓第一個層次的覺醒狀態真正的圓滿
讓它真的可以取代頭腦
成為非常清晰、清明

自我所有的清晰度都是來自於覺知中心
如果睏了,就是從覺知中心處理
如果是忘掉自己
也是從覺知中心處理

如果是被思想干擾
也從純粹覺知處理
所以純粹覺知這個身份是非常重要
因為純粹意識的狀態
是一個擴展的意識狀態

如果在這個擴展的意識狀態
沒有集中的能量在額頭
自我有可能還是會分散掉
所以雖然全腦海最終會完全喚醒
自我還是要有清醒的中心在額頭
以及清楚的中心在後腦部

最後純粹覺知會變成透明
因為它會變成屬於純粹意識
它會被純粹意識吸取
純粹覺知會屬於它

可是純粹意識的能量要足夠喚醒
它才有辦法取代純粹覺知
成為主要的身份
所以,純粹意識的練習就是
處在後腦往後垂

雖然,大部份的注意力都在這裡
可是偶爾,觀察者要檢查
純粹覺知的能量是在的
同時那個認出也是在的

持續不斷地臣服
一邊臣服,一邊喚醒
在一方面
自我是在往後臣服
在另外一方面
自我是在讓這個喚醒的能量集中

自我有可能會感覺全後腦它的能量
可是要讓它集中成為一個清楚的自我
自我沒有在創造這個
可是是透過這個集中的能量
自我是在涵容這些喚醒的能量

自我在包含這個喚醒的能量
這個時候自我就會認出
真正有一個自我在那邊
這個就是靈魂的我

在純粹意識中
這是一個非常舒服的狀態
因為能量沒有集中了
它就是擴展了,它包含全腦海

要讓全腦海的能量先被完全喚醒
然後才允許這個能量
超越腦海這個空間,往外擴展

不能急,因為如果太急
那個能量沒有被充份的喚醒
若是提早想要擴展
變成這個能量會很容易散掉
然後,就要從零開始

所以,不要跳到前面
只讓自我的層次謙卑的練習
不要讓自我掌控這個過程
一直想要朝向更高更高

更高沒有用
如果靈魂沒有充份的被喚醒
然後就到很高的狀態
進去超越,進去宇宙
可是自我還不知道我是誰
有用嗎?

這個談戀愛跟自我要發生
總還是要很貼近自己的心、自己的出發點
真正想要明白自我是誰
這個答案要非常清楚,非常清明

當自我清楚我是誰的時候
就可以臣服於這個自我
就可以讓靈魂回到宇宙
讓個體回到整體,讓那個浪回到海
可是當自我還沒有自己的時候
它只會分散掉

所以,認真的保持覺知
在純粹意識的中心
後腦這裡不斷地往後臣服
同時,偶爾檢查純粹覺知都在

之後,這個檢查的動作不用發生
因爲純粹覺知變穩定
同時純粹意識變穩定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