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者如何臣服對覺知本我

Absorption of Observer into Awareness Me

再一次自我檢查覺知中心的品質
自我增加它的能量,到一定的位置
在強化中,自我是密集地定住在覺知中心
同時在取代所有潛意識自動發生的思想

在清楚的中心,徹底的能力取代思想
要有決心跟完全定住
千萬不能被思想牽著走,覺知強化

有沒有掉落到潛意識思想
太容易了,再一次進去覺知本我強化
堅定、完全空掉,直接遠離頭腦
透過強化覺知的能量

當自我定住在覺知中
自我在強化它在的能量
那自我要平衡它與不在的能量
所以自我要帶一些沉澱的感受
臣服的感受到覺知中心

吐氣,讓這個集中的能量稍微鬆開
變成覺知中心有中心感,也有空間感
這個就是喚醒與臣服的平衡
堅定、空掉

自我要脫離頭腦足夠
自我才會進入享受的空間
自我會一直努力超越
然後突然進入一個很舒服的點
自我就徹底超越了

在那個點,自我就在休息
在休息中這個覺知也不會散掉
如果有任何潛意識思想
馬上注意到,馬上放下

變成自我的覺知中心
要成為更密集,不是能量的密集
是持續不斷定住在那裡

要變成更密集
那能量也是要提升到一定的位置
它才有辦法取代
只要自我掉入到潛意識思想
自我要馬上拉回來

現在覺知中心應該是清楚明顯
然後在沉殿中,自我也明白它正確位置
自我現在要運用觀察者
可是自我不能離開覺知中心,不能移動到前面
自我要學習,如何吸取觀察者到覺知中

現在沉澱在覺知中
不要往前移,一直保持往後
現在看到一個漂亮的大海,在自我面前
可是不要移動到前面

一直維持沉澱在覺知裡
放空,不要看到它
維持在覺知中心
再一次看到大海在前面
可是不要移動到前面

在沉澱中、在覺知的深度
自我在從這裡在往外看
在這個狀態,眼睛、臉都沒有任何動
這個是一個超越身體的狀態

身體沒有在參與,它是維持一模一樣
這個純粹只有在意識中發生的
放掉這個大海,空掉
維持在沉澱覺知狀態
再一次想這個大海
可是不要移動,空掉

現在保持沉澱在覺知中
慢慢地張開眼睛看前面的地
不要往前,覺知是沉澱的
能量沒有跑到前面
自我不是從觀察者在看
自我不是從有意識的觀察者往外看

自我是從覺知
從一個深度在額頭這個位置
然後透過觀察者往外看
然後這個覺知中心,是在一個臣服狀態
雖然它是喚醒的

再一次閉上眼睛,放空
覺知沒有移動,在密集的覺知中
沒有任何念頭,再一次張開眼睛
可是不要移動
維持沉澱臣服在覺知中心

這個臣服是沒有方向的
它不是垂直性或是水平性的
它是一個放輕鬆的動作
允許這個集中的覺知中心
成為一個覺知空間

再一次閉上眼睛,維持在覺知中心
沉澱喚醒的覺知中心,足夠醒
這空掉的狀態是容易的
提升這個覺知,遠離頭腦越來越多

透過自我的意念
透過自我強化能量在覺知中心
覺知不斷提升到一個光的狀態
不斷地做這個練習
然後自我就會漸漸朝向
這個觀察者被覺知吸取的狀態

所以變成,自我都沒有離開
自己真正的中心
可是當自我有需要觀察者
自我有辦法運用它
當不需要它就往後退
然後自我一直維持在自己的中心

當觀察者被覺知中心吸取
就變成自我沒有一個虛幻的中心在運作了
沒有一個虛幻的自我多出來了
頭腦也是一樣
當思想完全被覺知中心吸取
一樣這個虛幻的中心,也會往後退

剩下就是自我的純粹本性
可是當自我的能量一直在移動
從覺知本我到頭腦到觀察者
然後到自我處在它們的中心
自我忘掉自己的覺知
自我忘掉覺知中心

那個時候
自我就是有兩個虛幻的中心在運作
這樣子狀態是很複雜,搖擺不定
所以自我要強化覺知中心
到自我可以真正的成為
有足夠範圍、深度、能量、光明

可以真正地吸取
之前這個兩個虛幻的中心
也就是虛幻的自我感
腦海就變成簡單了
腦海就是清楚的有覺知本我
跟意識本我

覺知本我跟意識本我
其實是一樣的自我
意識本我是覺知本我的深度
覺知本我是比較靠近自我的人性層面
可是它還是屬於自我的靈魂
那意識本我,也就是自我的純粹靈魂的意識

所以腦海就變成簡單
一個有深度的本我在那裡
沒有虛幻的自我中心在運作了
一切都是來自於自我的本我

所有現象是來自於它
回到它,它都不會消失
本我的在一直在
它就成為了自我的主要身份
內在就達到正確排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